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学网 > 小说库 > 仙侠 > 驭鲛记

更新时间:2019-04-07 09:26:42

驭鲛记 连载中

驭鲛记

来源:酷炫书城作者:九鹭非香分类:仙侠主角:纪云禾长意

主角叫纪云禾长意的小说是《驭鲛记》,它的作者是九鹭非香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她是驭妖谷最厉害的驭妖师,却为一只鲛人谜了心。原名《驭妖》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院门一开,纪云禾显得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:“谷主有何事找我?”

“属下不知。”

纪云禾无奈,可也只有领命前往。

驭妖谷大殿名为厉风堂,纪云禾一入大殿门口,待得看见老谷主身边站着的垂眸静立的林昊青,她便觉得今日来得不妙。

“谷主。”纪云禾行了个礼,老谷主林沧澜已是古稀之年,满面褶皱,可那双皱纹之间的眼睛,却依旧如鹰般犀利且慑人。

“咳咳……云禾来了。”林沧澜咳了两声,招了招手,将纪云禾招上前来,“云禾最近在忙些什么啊?”

纪云禾规规矩矩上前,站到林沧澜右侧,躬身细语答道:“前段时间驯了几个小妖送走了,这两天正忙着教手下的驯妖师一些驯妖的技能。”

林沧澜点了点头:“好孩子,为我驭妖谷尽心尽力。”他苍老入枯柴的手伸了出来,握住了纪云禾的手,拍了拍,“辛苦你了。”

“属下理当为驭妖谷鞠躬尽瘁。”纪云禾阖首行礼。

林昊青眸光微微一转,在纪云禾的脸上一扫而过。

林沧澜仿似极欣慰的点了头,随即哑声道:“我驭妖谷收尽能人异士,承蒙高祖皇帝恩宠,允我等驭妖一脉在这西南偏隅安稳度日,而今顺德公主送来一厉妖,欲得我驭妖谷相助驯化。此乃皇恩,任务厚重,不得闪失。”

纪云禾与林昊青都静静听着。

纪云禾面上虽然不动声色,可心间却不由哀叹,看来那驯服那鲛人一事,恐怕不是她说要躲,就能躲得过的……

“老夫思量再三,此等妖物,唯有交给你二人处理,我方能放得下心。”林沧澜咳了两声,道,“正巧,老夫近来身体多有不佳,深知天命将近……”

“谷主鸿福。”

“父亲万寿。”

纪云禾与林昊青几乎同时说了这句话,两人接跪在地上,作揖跪拜。

林沧澜笑着摆摆手:“这身体,老夫自己清楚。也是时候将这未来谷主的位置定一定了。”

此话一出,整个厉风堂间,一片沉默。

“你们都是我的孩子,都很优秀,老夫实在难以取舍,而今便趁此机会,你二人便一比高低吧。”林沧澜自怀里取出一封信件,信纸精致,隐隐含香,“顺德公主前日来信,她令我等驯服此妖,顺德公主其愿有三,一愿此妖口吐人言,二愿此妖化尾为腿,三愿其心永无叛逆。这三点,你二人,谁先做到,谁,就来当这下一任谷主吧。”

“孩儿得令。”林昊青抱拳答了。

而纪云禾却没有说话。

林沧澜转眼盯着纪云禾:“云禾?”

纪云禾抬头望他,触到林沧澜和蔼中暗藏杀机的目光,纪云禾便心头一凉,唯有忍下所有情绪,答道:“是。云禾得令。”

离开厉风堂,纪云禾走得有点心不在焉,直到要与林昊青分道扬镳时,林昊青唤了一声她的名字,她才陡然回神,抬头望向林昊青。

“云禾。”林昊青声色带着几分客套与疏离,“未来这段时间,还望不吝指教了。”

纪云禾也回了个礼:“兄长客气了。”然而客套完了,两人却没有任何话说了。

厉风堂外的花谷一年四季繁花似锦,春风拂过之时,花瓣与花香在谷中缠绵不绝,极为怡人。纪云禾望着林昊青,嘴角动了动,最终,在她开口之际,林昊青却只是一转身,避开她的眼神,冷淡的转身离开。

纪云禾站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只得一声苦笑。

她唤他兄长,是因为她曾经真的将他当做兄长看待。甚至说,现在也是。

纪云禾转头,只见春日暖阳之下,谷中万花正是盛极之时,这一瞬间纪云禾脑海里的时光仿似倒回了一般。

她仿佛看见很多年前的自己,那是她尚且是个不知世事的丫头片子,喜欢在繁花里又跳又闹,而比她年长几岁的林昊青就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她,目光温和,笑容腼腆。

她总爱胡乱摘了一把花,拿过去问他:“昊青哥哥,花好不好看!”

林昊青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然后把她头上的草与乱枝都理了出去,在她耳边戴上一朵花,笑称:“花戴在妹妹头上最好看。”

而现在,记忆中温暖笑着的哥哥,却只回对她留下并没什么感情的背影……

纪云禾垂下头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们之间之所以变成这样,一点都怪不得林昊青。

要怪,也只能怪她……

纪云禾回到栖云院时,天色已黑,她坐在屋内,点了灯,看着豆大的烛火跳跃,一下两下,等她数到第五下的时候,空气中倏尔闪来一道妖气,一个身穿白衣红裳的黑发女子蓦地出现在了屋内。

纪云禾拨了拨灯,看也未看那女子一眼,只问道:“说吧,林沧澜这次直接让我与林昊青相斗,他想要我做到什么程度?”

女子声色薄凉:“要你全力以赴。”

纪云禾一笑:“我全力以赴?我若真将那鲛人驯服了,林沧澜真敢把谷主之位给我?”

“谷主自有谷主的安排。你不用多问。”女子只答了这般一句话,手一抬,一粒药丸往纪云禾面前一抛:“你只需知道,若让他发现你不曾全力以赴,一月之后,你便拿不到解药就是了。”

纪云禾接住药丸,余光看见白衣红裳的女子如来时一般,如鬼魅般消失,她手指捻住药丸,唇角抿得极紧。

驭妖谷中的所有人,包括林昊青都认为,林沧澜是十分宠爱纪云禾的,老谷主封她为护法,对待她与对待林昊青几乎没有差别,甚至隐隐有让她取代林昊青的意思。

然而,只有纪云禾知道,那个阴谋算尽的老头子,根本就不可能把这南方驭妖谷的谷主之位交给一个“外人”,哪怕她是他的养女。

更遑论,林沧澜从未将她当成养女,她只是老头子手下的一颗棋子,帮老头子做尽一切那些阴暗的,见不得人的勾当……

纪云禾服下这月的解药,让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,苦味能让她保持清醒,能让她清楚的思考她所面临的困境。

她知道老头子根本没有打算过要把谷主之位给她,而现在却搞了个这么光明正大的比试,还要她全力以赴。她若输了,便是林昊青即位,她必定被驭妖谷抛弃,连着瞿晓星与这些年支持她的人,一个也讨不了好。

而她若赢了,更是不妙。

老头子背地里不知道准备了什么样的招收拾她。而且,就算没有招,只是断了她每月必须服食的解药,就足够让她受的了。

前后皆是绝境……

纪云禾拉了拉衣襟,刚服食了药物的身体本就有几分燥热,想到如今自己的境地,她更觉得心燥,一时觉得屋里呆着烦闷,便踏步出了房间,寻着春夜里还带着的寒凉在驭妖谷里信步游走。

一边寻思着事情一边无意识的走到了关押那鲛人的地牢之外。

其实并不是偶然。

这关押这鲛人的地牢机关极多,整个驭妖谷里也就这么一个。以前鲜少有够资格的妖怪能被关在这里,平时也少有人来。于是纪云禾以前心烦的时候总爱在这周围来走走,有时候甚至会走进地牢里去待一会儿。

里面谁也没有,是一个难得的能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全的地方。

鲛人被关在里面,今夜地牢外有不少看守,但见是纪云禾来了众人便也简单行了个礼,唤了一句“护法”。

纪云禾点点头,随口问了一句:“那妖怪可还安分?”

守卫点头:“白日少谷主将他收拾了一通,夜里没有力气折腾了。”

纪云禾点点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她要进,守卫自是不会拦。纪云禾缓步下了地牢,并没有刻意隐去脚步声,她知道,对有那样力量的妖怪来说,无论她怎么隐去自己的行踪,也是会被察觉出来的。

下了地牢,牢中一片死寂,巨大的铁栏上贴满了符咒,白日的血腥已经被洗去,地牢顶上投下来的月光将地牢照得一片清冷。

而那拥有着巨大尾巴的鲛人就被那样孤零零的吊在地牢之中。长长的鱼尾垂搭下来,拖曳至地,而鱼鳞却还因着透漏进来的月光闪闪发亮,隐约可见其往日令人惊艳的模样。

纪云禾缓步走进,但见那鲛人垂搭着头及腰的银色长发挡住了他半张脸,可即便如此,纪云禾也觉得,这个鲛人,太美了。

美得过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轮回重生小说
  3. 奇幻小说
  4. 婚姻爱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